国内统一刊号:CN51-0004 成都日报社出版党报热线:962211广告热线:86623932订阅热线:86511231






2018年05月10日

把“仁济精神”带到高原上

市二医院的精准扶贫医疗队用感人事迹彰显“传帮带”经验

师带徒,教腹腔镜手术

下乡义诊,吃的是“大锅饭”

下乡义诊,睡的是通铺

□邓晓洪 /文 图片由市二医院提供

5月2日,张新宇站在了市直机关优秀援藏干部先进事迹宣讲报告会的讲台上。作为成都市第二人民医院支援甘孜县人民医院的医疗队队长,他声情并茂地讲述了在甘孜县工作的点点滴滴,他语言平实而真诚,具有强烈的感染力,台下的听众一次次报以热烈的掌声。

医疗援藏,采用“传帮带”方式对少数民族地区进行精准帮扶,留下一支“带不走的医疗队”,让当地医疗机构快速提升业务水平,帮助当地群众摆脱贫困,这是党的十九大和省委十一届二次全会的精神要求。在所有的援藏对口帮扶医疗队中,市二医院医疗队是优秀的队伍之一。张新宇的演讲,与其说带给人感动,不如说在用感人的事迹彰显着“传帮带”经验。为了顺利实现“传帮带”,实现扶贫的精准,该院从一开始就融入了“仁济精神”,而这一精神在该院传承并发扬了100多年,已融入到每个医务人员的血液。

一种医院精神是如何在医疗扶贫攻坚中凸显出来的?

用最强的专家团队去帮:

为高原送去 一个硕博团队

1892年2月,一支蒸汽船从上海逆流而上沿长江驶向四川,船上载着几位金发碧眼的外国人,他们是传教士和医生,他们将西医带入了四川,现在市二医院所在地,变成了西医入川之地。医院的创始人随乡入俗地将医院命名为“仁济”,以“仁爱济民”为建院使命,响亮提出了“勤慎服务,品德为先”的院训。虽时光流逝,但从彼时起,仁济精神便代代相传。

在120多年后的今年1月初,市二医院派出的两支医疗队从成都平原出发前往高原,分别抵达甘孜县和炉霍县,他们将驻守这里,通过“传帮带”,将技术留在这里,以均衡医疗资源,帮助高原群众解决看病问题,从而避免因病致贫、因病返贫。与当年西医入川时逆流而上一样,他们是逆地势而上,把优质医疗资源带到高原。

2018年1月是个时间节点。在此之前,市二医院对甘孜县和炉霍县的帮扶已有几年时间,如果说此前是“帮”,那么,以这个时间为节点,他们更注重“扶”,即通过技术和管理的传递,把当地医生“带”起来,成为永远扎根藏区的医疗技术人才。

为此,市二医院派出一支强大的技术团队,在这个团队中,有4名博士和几个硕士,在医院中,这个硕博团队都是中流砥柱,医院期望用这个强大的团队,让甘孜县和炉霍县两地医疗技术水平和医院管理水平都得到快速提升。

张新宇是市二医院神经外科专家、医学硕士,他是对口支援甘孜县人民医院的医疗队队长。今年1月8日,当他和队员抵达甘孜县时,都不同程度出现高原反应,“任何一个初到高原的人都会经历这样的困难,所以对于对口支援的医生,我们不应把它当成一种困难。”张新宇和队员们所面对的真正困难,是当地群众严重缺乏的健康知识、当地医院紧缺的技术以及稍微严重就需要冒险转走的病人,“群众面对的困难,才是真正的困难。”

所以,在抵达之后,来自市二医院的硕博团队,立即投入,在后方医院的帮助下,有目标有步骤地去逐一解决当地医院和群众面临的困难。

用最真诚的态度去带:

把技术传授给当地医生

甘孜县海拔3400米,县医院在甘孜州算条件稍好的医院,是康北医疗中心。即便如此,县医院也只能完成一些诸如阑尾炎、胆囊炎、剖宫产等简单手术,很多疾病都需要转到康定或成都治疗,导致一些急重症患者在转运过程中失去最佳治疗时机,造成死亡或者留下严重后遗症。

作为医疗队队长,张新宇希望尽可能地留下技术,让当地患者摆脱死亡威胁。因而他进入甘孜县后,做的第一件事就是调查这里的手术条件,“只有摸清楚情况,才能因地制宜、因时制宜、因情制宜地制定传帮带策略。”

他是脑外科专家,传授脑外科技术是他的职责。在调查时他发现,这里有CT、能开展全麻,具备开展大型手术的基本条件,但是,手术器械却很原始,很多必要装备非常欠缺,“但这里脑血管病、脑外伤病人较多,若跟往常一样转运,急重症患者死亡和致残风险非常高。”

这样的例子在他们入驻的第四天就遇到了。一名脑出血患者送来时,瞳孔已经散大,发生了脑疝,已没有转到上一级医院的条件,他只有一搏。在其他医生和护士的配合下,他用最简单、原始的器械,成功完成了手术,“整个过程小心谨慎,步步为营,原本不那么复杂的手术,因为器械的缺乏而变得困难重重。”最终凭借技术和经验,病人脱离生命危险。在病情平稳后,张新宇亲自全程陪同,把病人送到市二医院神经外科继续治疗,目前,该患者恢复良好。

张新宇的这台手术让当地外科医生感到惊讶:原来在这里也可以做这种脑外科手术!他们学习技术的兴趣被激发起来。甘孜县人民医院外科总共4名医生,他们都成了张新宇的“签约徒弟”,根据不同的技术基础,张新宇为他们设计了不同的教授方法,基础差的,就从简单的疾病诊断讲起,基础好的,就一同上台,让他们操作简单的手术部分,就这样由浅入深,一步一步地传授技艺。尽管只有几个月时间,张新宇明显感觉到了变化,“达娃是甘孜县人民医院外科主任,他以前没接触过脑外科手术,最开始上台时很紧张,不敢自己操作,但他悟性较高,看了几例手术后,他开始尝试简单的操作,进步很快。”他说,可以预计,一年后,达娃主任能够做相对简单的脑外科手术,“对当地医院来说,这将是一大步,这意味着很多脑外科病人不必冒着死亡危险往外转。”

孙科是市二医院肝胆科专家,医学博士,他同样对医生们的进步充满信心。县医院的外科医生只有这么多,所以他们都成了市二医院外科专家们的“签约徒弟”。孙科说,高原胆结石是常见病,“我们将腹腔镜技术带进来,让患者能享受到创伤小、出血少、恢复快的微创手术。”他说:“上手术时,我会握着他们的手,让他们一步步去感受操作腹腔镜的感觉,有了感觉,手术就变得更容易。”通过这种手把手的教,达娃主任如今已能独自完成手术,这让孙科很有成就感,“我们将来离开了,但技术留下了,患者也就不必舍近求远折腾了。”

与张新宇、孙科一样,骨科专家徐斌博士、耳鼻喉科胡纯红博士、王太平博士,以及对口支援炉霍县人民医院的神经内科专家吴长川、急诊科医生李雷,以及影像科医生梁娜和皮肤科医生卞彩云等等,他们都对自己所带的“徒弟”倾注了大量心血。吴长川在炉霍县人民医院还担任着代理院长一职,他说:“医院设计了一套严密、严谨的带徒计划,哪个阶段要达到怎样的效果,是要考评和检验的。”

用最完善的制度去扶:

前方后方实现完美配合

市二医院的援藏对口帮扶,其“深度”,还体现在前后方的整体配合。

市二医院医务科每个月都会整理一次关于援藏医疗队的报表,从工作开展进度、开展方式、参与人员到技术落地情况、遇到的困难,乃至队员的生活状况等等,事无巨细一目了然。医务科拿出一本编印成书的《精准扶贫工作手册》说:“医院在精准扶贫上投入了大量人力、物力、财力,每一项工作都有具体的落实方案,前方落实帮扶的人员不是个人在战斗,他们与后方是一个整体。”

在这本《精准扶贫工作手册》中,详细刊载了精准扶贫工作实施方案、驻村干部工作方案、医务人员监督管理制度、医务人员激励方案以及医务人员安全制度等等,就连甘孜县和炉霍县以及重点乡镇情况都很详细地登载,“医疗讲求标准化、规范化、精准化,医院的扶贫工作同样如此,要确保前方医疗队的传帮带成果是需要量化考核的,那么医院的帮扶必须带着温度,更要建立在制度保障基础上。”

制度保障让前方帮扶人员免却了很多顾虑,可以放开手脚去发现问题、解决问题。炉霍县人民医院代理院长、市二医院神经内科专家吴长川说,当出现他们自己无法解决的问题时,汇报给医院,医院会想办法来协助解决。医疗队因此可以沉下心来,去完成他们的“师带徒计划”。在炉霍县,有6名常驻的对口支援专家,还有4名阶段性进驻帮扶的专家,他们各自根据不同的专业,制定了详细的带徒计划,除了常规的讲课、教学查房、特殊病案分析以及集中培训等以外,专家们还为“徒弟”们录去了手术视频或授课视频,方便他们业余时间观看学习,同时组建微信群,有了问题,及时在微信上求助,在线把问题解决掉。

在甘孜县和炉霍县,市二医院医疗队不断创造着高原第一:开展第一例肝胆手术、开展第一例脑溢血手术、开展第一例眼科手术、开展第一例内科24小时动态血压监测等等。但甘孜医疗队队长张新宇说:“虽然这些‘第一例’很鼓舞人心,让当地老百姓看到了就近治疗的希望,但是,对于我们而言,要做到的是让‘第一例’出自当地医生之手,所以我们一刻不懈怠地努力着。”

用最贴心的方式去传:

把健康知识普及到最基层

市二医院人事科干部、硕士生冯燕是作为行政干部派到甘孜县深度扶贫的,她挂职昔色乡党委副书记。按理说,她的工作跟医疗帮扶没有多大关系,但是,因为她来自医院,市二医院为她“新增”了一块任务:配合医疗队工作,把健康知识普及到藏区最基层去。

冯燕说,昔色乡是一个较偏远的乡,过去交通不便,从县城到该乡需要两到三天时间,“可以想象,这里的百姓医疗是何等困难。”她说,这里的群众几乎没有健康意识,因而包虫病发病率较高。一年前,前来帮扶的干部们为昔色乡的同胞们开设了一个“农民夜校”,冯燕巧妙地将健康知识传播嫁接了进来,“我们的医疗队那么多专家在甘孜县,为什么不让他们把服务做到最基层呢?”于是,“农民夜校”每月都有一次关于健康知识的讲座,神经外科的张新宇、肝胆科的孙科、消化内科的刘小娟、肾内科的袁瑞丽等分别深入下去,教老百姓如何养成良好的卫生习惯、如何预防疾病的发生。

导致包虫病的虫卵可以通过未洗的手进入人体,也可能通过野外劳作后粘在衣服上带回来,自从市二医院的专家在农民夜校开展讲座后,昔色乡的群众对这种病有了预防意识。冯燕说:“因为我经常下乡,可以目击到这样的情景:干完活或者饭前,老百姓要洗手了,从野外回家,他们知道要换衣服了。这些细节的变化是很让人欣慰的,这就是健康知识普及的成果。”她说,健康意识的提高,可以减少疾病的发生,“我们的医疗队深入到最基层,起到的就是‘上医治未病’的效果。”

在炉霍县,虽然没有农民夜校,但市二医院炉霍医疗队采取了其他方式。今年4月,他们开展了为期一个月的“情系群众健康,助推精准扶贫”的下乡义诊活动,除了诊治病人,更重要的就是普及健康知识,教群众学会防病。

市二医院院长助理谢雪拿出自己的手机,点出保存的图片说:“医疗队员们下乡,晚上无法赶回县城,他们就住帐篷、睡通铺,晚上很冷啊,他们真正是在通铺上‘抱团取暖’。”谢雪说,“仁济精神”听起来似乎是个很空泛的概念,“但我们的医疗队员们都用行动去诠释了‘仁济精神’, 虽然这次站到市直机关优秀援藏干部先进事迹宣讲报告会演讲台上的只有张新宇一个人,但是,在我们眼里,每个队员都是同样的优秀。”

--> 2018-05-10 邓晓洪 市二医院的精准扶贫医疗队用感人事迹彰显“传帮带”经验 1 1 成都日报 c17915.html 1 把“仁济精神”带到高原上 /enppropert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