国内统一刊号:CN51-0004 成都日报社出版党报热线:962211广告热线:86623932订阅热线:86511231






2020年12月10日

从“智能”到“互联” 看工业互联网如何赋能成都智造

成都科伦药业公司生产车间 图片由图博成都摄影师梁伯提供

沃尔沃汽车成都工厂生产线 本报摄影部供图

工业互联网给成都企业带来

产能提升

■成都中电熊猫最初的设计产能是每月12万张显示屏。在没有增加硬件投资的基础上,通过工业互联网技术做到了每个月14万张,产能提升了15%。

■科伦药业的高端尾灌输液药品智能制造车间通过推进企业管理信息化和制造执行敏捷化,目前全员生产效率提高32%。

品质提升

■沃尔沃汽车成都工厂基于沃尔沃汽车VCMS(沃尔沃汽车生产制造系统)的智能制造技术,整合了瑞典工厂和比利时工厂的优势方案,达到了欧洲工厂的智能化生产水平。

■成都中电熊猫产品综合良品率从94%提升到96.5%。潜在失效问题从0.15%下降到0.05%。实现了行业内质的提升,达到了行业领先。

成本缩减

■工业互联网技术为成都中电熊猫在动力成本和运行成本这两方面一年节省了8000万元的运营成本。

■科伦药业的高端尾灌输液药品智能制造车间实现运营成本降低26%。

科伦药业的智能化车间,循环滚动的生产流水线上,一排排玻璃药瓶依次进入,清洗消毒、灌装、密封、贴签、包装、封箱全程自动化控制,最后由不停运行的机械臂将一箱箱包装好的药品整齐码放在转运盘上。

在40公里外的沃尔沃汽车成都工厂,每两分钟就有一台崭新的“成都造”沃尔沃汽车下线。全自动机器人顺畅有序地完成冲压、高精度焊接、精准喷涂、一体式自动化合装等工作。

无论是装备制造、医药健康还是电子信息,工业互联网已经向成都先进制造业的各个领域延伸扩展。在市场与政府两只“手”的共同推动下,成都工业互联网创新发展格局正加速形成。本期“对话工业互联网产业一线”特别报道将走进三家成都最具代表性的智能工厂,看看“智能”“互联”给这些企业究竟带来了什么变化。

上万种零部件中如何精准识别每张订单所需零部件?

每块零部件都有专属“身份证”

为提高生产效率和品质,在沃尔沃汽车成都工厂的生产线上,机器人俨然已经成了流水线上的主人。记者看到,全自动机器人顺畅有序地完成冲压、高精度焊接、精准喷涂、一体式自动化合装等工作。每两分钟就有一台崭新的“成都造”沃尔沃汽车下线。高效生产的背后,是一套贯穿产品全生产流程的数字化协同管理系统。

“我们每天会收到来自全球各个国家的订单,由于法律法规、市场需求的不同,导致车辆配置有比较大的差异。如果还依靠传统的人工方式对这些千差万别的订单进行管理,就无法满足全球化市场的需求。”沃尔沃汽车成都工厂的数字化总监董斌介绍道,为此,沃尔沃汽车工厂应用智能管理系统处理全球订单,每辆车的生产过程都是由系统进行跟踪控制,并和自动化设备集成实现智能制造。

据介绍,每辆沃尔沃汽车都装有RFID无线射频芯片,它就像我们生活中的“身份证”,是沃尔沃汽车的专属身份标签。系统扫描RFID后,从几千种零部件中智能精准识别到每一张订单所对应的零部件。“这就确保了每一件产品在进入下一道工序的时候,它的订单信息——需要加工成什么颜色、什么配置;它的生产信息——它通过了哪些工序,需要什么原材料、以及它的质量信息——在每个环节的加工情况。”董斌告诉记者,这些信息都可以在整个系统内得到实时反馈。

据了解,沃尔沃汽车成都工厂是沃尔沃汽车在被吉利汽车收购后在中国建立的第一家智能化工厂。成都工厂基于沃尔沃汽车VCMS(沃尔沃汽车生产制造系统)的智能制造技术,整合了瑞典工厂和比利时工厂的优势方案,使得成都工厂完全达到了欧洲工厂的智能化生产水平。董斌表示:“后续建设的沃尔沃汽车大庆工厂、美国查尔斯顿工厂,其智能制造管理系统都是在成都工厂基础上的拷贝。”

工业互联网等于“机器换人”?

全链条数字化升级释放最优产能

在成都中电熊猫显示科技有限公司的智能化车间内,无数机械手臂正在有序地忙碌着,却很少看到工作人员的身影。玻璃基板在不同机台之间的运转、衔接都依据严格的数据计算,一张张薄如蝉翼的液晶面板飞速下线。在公司智慧数据展示平台上,整个厂区的设备运行情况实时显示,每台设备的状态都以数据的形式清晰呈现。哪套设备该检修,哪个环节运行停滞,大屏幕上一目了然。

从原材料到最后的成品显示面板需要途经200个工艺站点,总行程达15公里,才能成为合格的产品下线点亮。生产线上的每一个环节严丝合缝地动起来的背后,正是公司基于工业互联网技术打造的“数字大脑”。“通过‘数字大脑’还可以分析出生产中的瓶颈,实现瓶颈工程的突破。以节拍上的瓶颈为例,假如产品经过一个站点时的规格是35秒,但是有些设备达不到35秒,有些设备可以不用35秒就完成。”成都中电熊猫显示科技有限公司副总经理李广圣举例道,可以通过对设备进行改善,优化效率,从而让每一个生产环节都释放出“最优产能”。

在李广圣看来,工业不同于商业,即使看似最简单的生产制造流程,背后都有独特的工业机理。物料该如何计划、订单该如何排产、工序先后如何安排、生产节拍如何控制……每一个环节都影响着生产效率和产品质量,单一生产环节的“机器换人”已经无法满足制造业高质量发展的需求。看似复杂的工业互联网,其内在动力就是实现生产效率提升和经营模式改善。“对整个生产链条上的每一个环节进行改造和数字化升级,就会实现成本降低、产品品质改善。”

对此,科伦药业信息部副总监朱毅也深有感触。“以输液品的生产为例,目前大部分输液药品企业重视单体设备的智能化。”朱毅告诉记者,工业互联网给科伦药业智能工厂带来的不仅是广泛使用条码、传感器等技术手段,确保数据或信息能够在药品研发、制造、质量检验等多个环节实现一致流通。更重要的是,将信息深度感知、智能优化与自决策、精准控制和自执行等先进的制造系统与过程贯穿生产的全生命周期。

工业互联网应用效果如何?

不增加硬件投资 产能提升15%

如今,工业互联网给成都这些企业带来的价值已经开始显现。

首先是产能规模,“我们最初的设计产能是每月12万张显示屏。在没有增加硬件投资的基础上,现在通过工业互联网技术做到了每个月14万张的产能,产能提升了15%。”李广圣说,工业互联网技术可以采集到工厂设备的所有生产信息并加以分析,使得生产节拍上的瓶颈得以突破,生产效率得到提升。

其次是产品品质,“产品在生产环节原有潜在的工艺风险在信息分析后被逐渐解决和移除,使得综合良品率从94%提升到了96.5%。潜在失效问题从0.15%下降到0.05%。”李广圣告诉记者,虽然2.5个百分点和0.1个百分点是很小的数值,但在工业制造领域实现了行业内质的提升,达到了行业领先。也让成都中电熊猫成为三星TV核心产品的最大显示器供应商。

第三是成本,工业互联网技术为成都中电熊猫在动力成本和运行成本这两方面一年节省了8000万元的运营成本。

同样的效率提升也发生在科伦药业。“我们的高端尾灌输液药品智能制造车间通过推进企业管理信息化和制造执行敏捷化,建立数字化的药品设计、生产、质量检验等系统,并通过通信和控制系统,广泛实现设备互联,形成企业统一的数据平台,涵盖销售订单下达、计划排程、生产监控、质量追踪、物料配送管理等环节。”朱毅告诉记者,目前该车间全员生产效率提高32%,运营成本降低26%。

一花独放不是春,百花齐放春满园。为深化企业对工业互联网的应用,成都市还加强宣传推广,举办世界工业互联网大会,累计开展了36场“云行天府”线上线下培训活动。市经信局相关负责人告诉记者,在培育示范引导发展方面,成都已经支持230余家企业开展两化融合管理体系贯标,培育14个市级工业互联网示范项目、2个省级工业互联网平台项目。此外,市经信局还走访企业调研应用需求,编制工业互联网云服务目录,推动全市约4万家企业上云用平台。

【对话专家】

西南财经大学工商管理学院教授王祎:

期待成都工业互联网产业驶入发展黄金轨道

互联网相伴人类50年,如今迎来了全新的生命阶段。之于消费经济,互联网是效率提升的助推器,而之于工业经济或制造业,工业互联网是产业数智化转型的内在需求。近日印发的《成都市工业互联网创新发展三年行动计划》是对成都未来三年工业互联网产业勾画的蓝图,该计划明确了点面结合、横纵相贯的工业与互联网立体化融合之路,指出成都在下一轮工业互联网建设中的应立之志和应有之举。

《行动计划》目标明确、重点突出,紧密围绕基础设施、平台、应用、安全保障、创新生态等工业互联网产业要素,提出具体可行的要求和方向。期待在利好政策的推动下,成都的工业互联网产业驶入发展的黄金轨道,更为成都先进制造业及整体工业经济增添动力、提高能级。

本报记者 程怡欣

--> 2020-12-10 程怡欣 1 1 成都日报 c72776.html 1 从“智能”到“互联” 看工业互联网如何赋能成都智造 /enppropert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