国内统一刊号:CN51-0004 成都日报社出版党报热线:962211广告热线:86623932订阅热线:86511231






2020年12月21日

藏地“雪莲” 云上光辉

陈新(成华区)

“西藏,我又来了!

美丽粗犷,纯粹而又高蹈,是这片土地独有的风景。

在透彻的阳光之下,在澄碧的蓝天之下,我依然如一株植物仰起头,既兴奋又好奇地打量正在渗透身体的神奇,以及同与不同。”

2019年秋,受西藏自治区文联、西藏自治区作协,以及西藏自治区扶贫办邀请,前往采写脱贫攻坚的报告文学,我从成都直飞拉萨,刚下飞机,便发了这样一条微博。

是的,我是打量这片土地,而且充满了好奇。虽然我不是第一次踏上这片土地。

这次采访,可以说既是我的逐梦之旅,也是这么多年来最令我感动与感慨的一次采访。

到2020年全面建成小康社会,这既是国家的号令,也是实现中华民族伟大复兴的首要条件和务实选择。然而小康美好,实现却很难。要实现小康,必须消除贫困。

西藏的脱贫攻坚,难度更甚。西藏的贫困特点归纳起来,可用“广、大、高、深”四个字概括。即贫困人群所居地域广阔、贫困人口基数大、贫困人群所处环境海拔高、整体处于深度贫困状态。要改写这片土地的面貌,彻底消除西藏的贫困,可想而知有多难。

那么,西藏脱贫攻坚都做出了哪些成绩,从事西藏脱贫攻坚事业的扶贫干部都作出了哪些贡献?都有怎样的感人故事?

白伟伟之歌

1985年出生的白伟伟,是山西吕梁人。16年前,19岁的他来到西藏当兵,2007年退伍之后,通过考试成为西藏自治区山南市乃东县(后改成乃东区)财政局的一名员工。

2015年11月,白伟伟主动请缨,申请到乃东县结巴乡格桑村担任第一书记。

从驻村第一天开始,白伟伟就在村两委干部的带领下,走村入户,了解村情民意,寻找致贫原因。每到一户,他都会拿出本子,做下详细的记录。

身为驻村干部、第一书记,如何才能让村民脱贫致富呢?想来想去,白伟伟决定把目光放在项目争取上。他懂政策,工作方法多,干事也有韧劲,只要有好的想法,不怕实现不了。

有一次,为了争取一个项目,白伟伟守在乃东区财政局局长的办公室,不厌其烦地介绍项目的情况。有人来找局长,他主动端茶倒水,然后出去回避。等客人一走,他就又回到局长办公室,继续谈自己的项目规划……就这样,他为格桑村申请到了8万多元的扶持资金。之后,又申请到了30万元母猪养殖资金。

为了村子有更多的可用土地,白伟伟请人到村里考察,发现将村里的戈壁平整后,可以多出2000多亩可耕种土地,这是一件多好的事啊!他马上着手做可行性报告。报告不仅得到上级部门的肯定,也得到广大村民的支持,于是大家即刻行动起来。村民劳作,加上机械化协作,工作推进得很顺利。

看到村民磨糌粑粉不方便,白伟伟又从第一书记经费中拿出1万元建造了水磨坊,从此,全村人都到这里来磨糌粑;了解到村幼儿园的孩子们中午休息的条件不好,他又协调有关部门,争取到了床上用品三件套和一辆运输用的电动三轮车。白伟伟不只是一位驻村扶贫的基层干部,还是村民身边的“活雷锋”,常常帮助大家修家电、修汽车、换灯管……

天天跟乡亲们打成一片,白伟伟自己的终身大事却迟迟没有进展。家里人给他在吕梁老家介绍了一个姑娘,但他工作忙,一直抽不出时间回老家相亲,直到2017年年底休年假,才终于决定回一趟老家见见那位姑娘。然而,正打算动身回山西探亲时,他却病倒了。

2017年12月10日,白伟伟有些不舒服,以为只是感冒。谁知吃过药后,感冒没好,还发起烧来。14日下午,头痛欲裂,他才请假去了医院。然而由于延误治疗,病情急转直下。他虽被及时转到西藏自治区军区总医院救治,但经过两天的努力抢救,白伟伟最终还是停止了呼吸,生命永远定格在了32岁。

白伟伟到格桑村驻村只有两年多时间,但他为格桑村的发展作出了积极贡献,他生命中最明亮的时光,留在了这片他热爱的土地上。

得知白伟伟去世的消息,格桑村很多人都哭了。为了纪念他,2018年的春节、藏历新年,格桑村没有一家人开展庆祝活动,村民们都自发地在家里为他祈福。长明的酥油灯,寄托着对他深深的哀思。

周伟的爱与痛

白伟伟的故事令人扼腕而痛,周伟的故事又何尝不令我心痛。

同为80后的四川成都人周伟是达孜区民政局的扶贫干部。几年里为了让自己一对一的帮扶对象朗嘎一家脱贫,那真是自己脱了一层皮,不仅亲情消失,婚姻也破裂了。但是他帮扶的对象最后过上了幸福富裕的生活,他无怨无悔。

同白伟伟和周伟一样,自脱贫攻坚战打响以来,西藏自治区先后有17万人次的扶贫干部深入一线驻村,他们的身影贴近百姓的心灵,风刀霜剑无情割裂粗糙的容貌里,是高寒缺氧摧不垮的铮铮铁骨。他们与百姓同吃同住同生产,同思同想同悲喜,然后扶贫扶心更扶智。他们仿佛一朵朵藏地雪莲,真诚、坚韧、纯洁,给人们带来希望。而他们一腔赤诚无私奉献的事迹和精神,也如雪莲一样,在蓝天下盛开,在阳光下绽放,温暖着人们的心灵。

十一月的山南,已是萧萧寒冬。狂躁的风猛烈地吹着,雪花像刀子一样被风挟裹,硬硬地砸在人的脸上,如玻璃碎渣扎人般的痛,采访白伟伟的故事,我的心中也是一样的痛,熟识他的人谈到他,无不泪流满面。

而我对周伟的采访,也是十分感动。周伟所住的地方是达孜区民政局宿舍,一排平房中的一间小屋。踏进他的家,连像样的凳子都没有。因而最后我将采访地点挪到了他的帮扶对象朗嘎一家的“幸福茶馆”里。这家茶馆是周伟想尽办法给朗嘎一家开的,他不仅投入了好几年的精力,还投入了很多钱。这家茶馆让朗嘎一家摆脱了贫困,而环境比周伟自己所住的房子要好许多。

周伟是一个性格内向的人,他讲述自己的扶贫故事时,差不多像挤牙膏。倒是他的帮扶对象朗嘎以及朗嘎的丈夫洛松益西健谈,对我讲了很多周伟帮扶他们一家令人感动的故事。洛松益西说,他谁的话都可以不听,但一定会听周伟的话,因为周伟让他一家子过上了幸福的生活,周伟是他们家的大恩人。

谈到自己脱贫攻坚的付出和所取得的成效,周伟说,自己确实失去了一些东西,包括金钱,亲情和婚姻,但他认为这不是付出,而是奋斗。因为自己跟西藏自治区广大扶贫干部一样有着一个同样的梦想,那便是让西藏整体脱贫,让西藏人民过上幸福的生活。

高原逐梦

是的,白伟伟与周伟都是在逐梦,而我前往西藏,辗转行程上万公里,爬雪山过草地,走戈壁越沙漠,忍受着强烈的高原反应,以及可能随时因为高血压与高反而猝死的可能,也是在逐梦,在圆梦。

我是一个从农村贫困家庭考上大学进城工作的人,童年的贫穷生活,留给我刻骨铭心的痛楚记忆,因而我在追求个人理想的同时,也渴望国家能够大庇天下寒士俱欢颜,这也是我接受西藏自治区的邀请前往采写长篇报告文学的重要原因。

刚刚由广西师范大学出版社首印3.8万册出版的我的长篇报告文学《云上光辉》,既是记述这样一个又一个感人的故事,记录西藏自治区广大扶贫干部逐梦的过程,圆满的过程,也是我自小便有天下寒士俱欢颜的夙愿梦圆的过程。付出终会收获回报,《云上光辉》图书上架以后,广大读者纷纷好评……而这一切,不是我之功,因为我只是一个忠实的记录者。

本版稿件未经授权严禁转载

--> 2020-12-21 1 1 成都日报 c73331.html 1 藏地“雪莲” 云上光辉 /enppropert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