国内统一刊号:CN51-0004 成都日报社出版党报热线:962211广告热线:86623932订阅热线:86511231






2022年01月10日

脸花鼻黑! 乐山大佛究竟怎么了?

全国知名专家“会诊”,开出“治水药方”

乐山大佛又出现“脸花鼻黑”

乐山大佛是世界现存最大的石刻坐佛,通高70多米,距今已有一千多年历史。

巨大的佛像开凿在大渡河、青衣江和岷江三江汇流处的红色山岩体上,有“山是一尊佛,佛是一座山”的美誉。然而,就是这样的红砂岩山体,风化病害严重,有的岩体表面明显泥沙化,用手指轻轻一蹭便可能脱落。

由于气候潮湿、雨水多、依存岩体性质等因素,长期以来,乐山大佛的水害、生物病害、风化病害、修复层开裂剥落等问题突出。

在游客眼里,乐山大佛时常“脸花鼻黑”、“流泪”、“长草”、“开裂”等,而上一次大规模修缮完成至今,还不到三年。

保护乐山大佛需要系统性地从根源上解决问题。

8日,由四川省文物局组织,多位全国知名专家参加的石窟保护座谈会在四川乐山市召开。为乐山大佛石窟“会诊”,得开出一副“治水药方”。

来自中国文化遗产研究院、敦煌研究院、四川省文物考古研究院等单位的专家们经过现场勘查后一致认为:乐山大佛存在多种病害,最主要“病根”在水患。

水的问题、内部裂隙的位置、防风化(凝结水数据)、用什么材料修复、是否建大佛阁遮起来、游客承载量极限等,都需要系统规划、分步落实。这是一个整体性工作,需要专业科研团队长期研究。

据了解,自1914年以来,乐山大佛先后进行了多次较大规模的表面修复,但都没有系统性地从根源上解决问题。

“会诊”后,四川省文物局局长王毅表示,将针对系列问题“照方抓药”,以新成立的四川石窟寺保护研究院、乐山大佛石窟研究院为依托,与国内外科研机构深入合作,对乐山大佛开展系统化整体性保护、跨领域多学科研究,加强机构队伍建设,实施一批保护利用项目。

新闻链接

守住文化遗产“家底”

乐山大佛维护修缮事记

时间倒回1996年12月6日,世界遗产委员会在墨西哥梅里达召开世界遗产评委会全体会议,全票通过了峨眉山—乐山大佛列入世界文化与自然遗产名录。从此,如何更好地保护乐山大佛,守住这份厚重的文化遗产“家底”,成为了乐山近年来的不断探索。

1996年,维修乐山大佛头部、胸部、手部、双脚;

1999年,维修注易洞,新修文物库房,改善文物藏品保存环境;

2001年,大规模修缮乐山大佛头部、面部、肩部和双手双脚等,并对大佛体表进行全面维护;

2002年,完成乐山大佛景区核心区监控系统工程,对重点部位施行24小时监控;

2004年至2006年,维修凌云寺、乌尤殿等;

2008年至2009年,落架维修凌云寺;

2011年,完成景区景云亭、灵宝小道、东门危岩加固治理工程;

2014年至2015年,开展乐山大佛左侧危岩治理工作……

2018年,根据国家文物局相关批复,乐山大佛景区管委会决定从10月8日起对大佛进行全面“体检”,开展乐山大佛胸腹部开裂残损区域抢救性保护前期研究及勘测工作,乐山大佛正式“闭关”;

2019年4月,乐山大佛胸腹部开裂残损区域抢救性保护前期研究及勘测工作完成,乐山大佛正式出关亮相。

文图据新华社、人民日报客户端

--> 2022-01-10 新华社、人民日报客户端 全国知名专家“会诊”,开出“治水药方” 1 1 成都日报 c92266.html 1 脸花鼻黑! 乐山大佛究竟怎么了? /enppropert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