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T2版:天下成都 上一版3  4下一版
华丽碰撞 当古琴遇上非洲鼓
唱歌, 是一种陪伴
燕乐舞伎:云环高髻舞翩跹
流芳百世的“垃圾”
      

 
 
3上一篇 2017 年 6 月 18 日 星期 放大 缩小 默认        

流芳百世的“垃圾”

马恒健

去俄罗斯旅游,我专程去了莫斯科的新圣女公墓拜谒长眠于此的柴可夫斯基。他的墓地在公墓一处幽静的角落,且有带门窗的典雅小亭庇护。这大概是今人对一生力避喧嚣、穷困潦倒的音乐大师迟到的特殊照顾。

同团的游客伫立柴可夫斯基墓前,几乎无人不知他是举世闻名的音乐舞剧《天鹅湖》的作者。新圣女公墓与莫斯科河之间,是一片美丽静谧的湖泊。据说当年柴可夫斯基就是在这湖畔散步时突发灵感,才有了流芳百世的《天鹅湖》。

然而,此刻在我耳畔回响的,却是十九世纪俄罗斯钢琴音乐的一个顶峰之作——柴可夫斯基的《第一钢琴协奏曲》。近十多年来,这部作品我听过无数次,而每次聆听,内心的感动不但没有因为熟悉而减弱,而是不断地在心灵更深处引起共鸣。

这部钢琴协奏曲第一乐章的第一串音符,由管乐的庄严激昂引出钢琴的神采飞扬,令人感到遥远的宽广和无际的舒展,仿佛驰骋在辽阔而坚实的俄罗斯大地上。更有音乐爱好者说,这个曲子的开头是 “腾空的”,是将人们的心灵带入缥缈太空的强音。

第二乐章是柴可夫斯基最优美的抒情篇章之一,其基本主题是具有民歌风情的优美旋律,具有温润质朴的田园风味,体现了人对大自然的静观和体察,反映了人与自然永远相亲的感情。这个主题在该乐章第一大段中,由独奏长笛、钢琴、独奏大提琴和独奏双簧管轮流演奏四次;在最后一段主题重现时,又由钢琴和双簧管复奏两次。时而钢琴银铃般的和弦充当活跃的背景,时而小提琴如诉的演奏与管乐展开深情的对话。这个主题柔和、舒缓,如清泉水般沁人心脾。

如果说第二乐章温婉含蓄,那第三乐章则热情如火。钢琴主奏的主题是乌克兰歌舞曲《伊万卡,快来唱春歌》,音乐表现明媚春天里,人们难以抑制的内心喜悦,在充满生机的原野上耕种、游乐,洋溢着青春的气息。尾声音乐气势雄浑,营造出一种前所未有的辉煌效果。

堪称协奏曲中典范之作的《第一钢琴协奏曲》,淋漓尽致地展现了柴可夫斯基对广博丰饶的祖国大地深沉的眷恋。然而,这样一位内心世界丰富、敏感、极富戏剧色彩的传奇人物,终其一生都命途多舛。他著名的《天鹅湖》《悲怆交响曲》和被视为世界“四大小提琴协奏曲之一”的《D大调小提琴协奏曲》,在问世之初都受到批评和冷落,连这部《第一钢琴协奏曲》也不例外。

幸运的是,屡屡因作品得不到承认而经济拮据的柴可夫斯基,却以一首钢琴曲《暴风雨》,打动了一位巨富的遗孀——冯·梅克夫人。梅克夫人的慷慨相助,令贫困的柴可夫斯基度过一个又一个生活上的难关。然而,他俩的友谊和爱情的表现形式,却世所罕见。两人的居住地只隔着一片草坪,但却郑重约定:永不见面!十多年里,两人只通过信件交流。虽然有一次两人的马车在大街上相遇,彼此的目光深情地凝视对方好几秒钟,却都默默无语。

曾经被自己的老师、钢琴家尼古拉·鲁宾斯坦斥为“垃圾”的《第一钢琴协奏曲》,如今已是同类体裁作品中最著名、最流行的伟大作品。无论再过去多少年,它会被人不断地欣赏、赞叹。

3上一篇
 
 

Copyright 成都日报数字报刊
所有内容为成都日报社版权所有.未经授权不得复制转载或建立镜像
蜀ICP备 06017192号-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