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05版:天下成都 上一版3  4下一版
“秋池”一曲 音画时光
找到那条自我修复的路
      

 
 
下一篇4 2017 年 7 月 23 日 星期 放大 缩小 默认        

“秋池”一曲 音画时光
——作曲家高平、画家何多苓关于音乐与绘画的“通感”对谈
孟蔚红
高平
博士、作曲家、钢琴家,生于成都,上世纪90年代留学美国,现任首师大音乐学院作曲教授,兼任中国音乐学院特聘教授及杭州师大音乐学院客座教授。曾在新西兰坎特伯雷大学音乐学院任教多年。
何多苓
1948年生于成都,中国当代抒情现实主义油画画家代表,“伤痕美术”代表人物。1982年毕业于四川美术学院研究生班。20世纪80年代初即以《春风已经苏醒》《青春》等作品轰动一时。
“最好看的古典音乐专辑”
老友记

手记

最好看的专辑

两年前,差不多也是这个时候,我采访过高平。高平的音乐千变万化,他的人又如此有趣,让我至今都很回味。

那一次我还见证了大画家何多苓对高平音乐毫无保留的崇拜,这种崇拜从那以后不仅不曾减损,而且有愈演愈烈之势。何多苓作的曲,高平弹,高平生日,何多苓送画,高平回赠一曲《远方的森林》,然后就是高平回国四年之后的第一张专辑《窗外》,封面是何多苓从画室看向花园的一幅素描,封底是何多苓画的正在弹琴的高平肖像素描。于是,这个专辑成了两人心中国内出版的最好看的古典音乐专辑。

这张好看的专辑,当然更重要的是里面的作品对高平而言都非常重要。高平说,专辑是钢琴作曲作品,从小就学钢琴,钢琴是他最亲密的伙伴,钢琴音乐里有他全部的喜怒哀乐,在私人层面是非常有意义的。为此,他策划了两场新专辑的发布活动,一场是6月14日在北大百周年纪念讲堂,前半段是音乐会,高平自作自秀演奏自己的作品,用钢琴展示了音乐的无限可能性,后半段是艺术家对谈,邀请到油画家陈丹青、钢琴演奏家盛原,以及美国女高音歌唱家Anne Harley,只看这阵容,便可想象话题的开阔和有趣。

老朋友的聚会

还有一场,高平放在了成都,这里是他的家乡,这里有他最亲爱的何老师。6月18日,言几又,何老师,还有女高音歌唱家张怡一起,畅聊音画内外。也许是在家乡、好友的缘故,这场发布会更像老朋友聚会,三个人之间轻松、默契,尤其高平和何多苓之间互相有趣的调侃,引起现场阵阵笑声,音乐间插其间,有张怡的现场演唱,高平根据翟永明的诗创作的《和雪乱成》和《转世灵童》,空灵诗意,最后是根据宗白华的诗谱曲的《听琴》,秀雅轻灵。张怡说,她演唱有个习惯,喜欢先念歌词,念熟了,再和旋律,高平谱的艺术歌曲唱与念之间差别不是很大,非常厉害。高平说,对作曲的人来说,用中国语言写中国歌曲,语言本身的语调就已经对旋律有规定,有这样的约束,让作曲的人觉得非常有趣。

现场有趣之处远不止此,惊喜更是不断。首先是何多苓作曲的两首钢琴曲被一位川音学生和高平现场演奏,这也是何多苓作曲的作品第一次在公开场合亮相,这让视音乐为艺术第一神圣的何多苓又幸福又诚惶诚恐,说,作曲是自己平时一个小小的业余乐趣,跟你们打麻将、玩游戏一回事,是非常私人的,在高平一再说服下献丑,博大家一笑。高平演奏他的作品时,他专门站在钢琴旁边崇拜地看着,再次表达,只有音乐家的手是手,普通人的只能算爪爪。听说高平现在还在爬山,何多苓不免担心,这手这么金贵,要是摔伤了咋办?

音乐、绘画、诗歌的时光

高平现场还演奏了一曲特别有纪念意义的作品《远方的森林》,这是2015年,何多苓和高平约定互赠生日礼物,何多苓画了一幅两人共同的偶像——肖斯塔科维奇的肖像送给高平,高平回赠了一首《远方的森林》,灵感来自何多苓正在创作的画作《俄罗斯森林》。何多苓说:在音乐里,我看到我笔下的树枝在随风摆动。

观众问学琴是不是需要强迫?高平说,所有乐器都需要童子功,完全不需要强求是不行的,但学习乐器不一定都要以成为演奏家为目的,不当演奏家,音乐也是很可爱的,它可以极大地丰富人生。遗憾的是,很多人非常专业地学了音乐,最后还是不喜欢音乐。

就在大家以为分享会结束的时候,何多苓插话:还没结束,作曲是我的私人兴趣,今天高平让我曝光隐私,惊了一身汗,我也要让他出出汗,让大家看看他的画。现场大屏展示出高平三幅根据卡尔维诺的小说《看不见的城市》创作的三幅钢笔素描。高平谦虚地说,这都是他在笔记本上的随手涂鸦,谈不上是真正的绘画。何多苓却说,高平的画,除了绘画必须有的通感、想象力、节奏感外,他的领悟,即对画面背后看不见的东西的把握是非常惊人的。

一段浓缩了音乐、绘画、诗歌之美的时光匆匆而过。真正的艺术,就应该如此,你中有我,我中有你,而真正的艺术家,便是这样的通灵者。

背景

高平出身音乐世家,扎实的音乐功底和早年留学海外的经历,让其音乐无论是演奏和作曲都拥有开阔的视野和无穷的想象力,被评价为“拥有1001种音色变化的人”“我国第六代作曲家代表之一”“为古典音乐传统带来新的血液的青年音乐家”……

四年前,高平回国定居。四年后,高平出版了回国后的第一张音乐专辑《窗外》。这是高平的钢琴作曲专辑,记录了他全部的喜怒哀乐,同时也记录了他和艺术家何多苓二十多年互为粉丝、惺惺相惜的一段艺术佳话。

盛夏季节,高平请到何多苓以及歌唱家张怡一起来到言几又书店,展开了一场“音画内外”的对谈分享。

现场

《窗外》的来龙去脉

高平(以下简称高):《窗外》的发行,对我个人来说有着特殊意义,这是我四年前回国工作、定居之后第一次在国内做专辑,这是我的第一张钢琴作曲作品。钢琴对我而言是非常特殊的乐器,从小学习,最亲密,接触最深,是我一生的写照,钢琴音乐里有我的喜怒哀乐,在私人层面也非常有意义。

这张专辑不是我演奏的,主要的演奏家是中央音乐学院的钢琴教授盛原,非常杰出的钢琴家,尤其在演奏巴赫作品方面,可以说是领军人物,他也是我多年的好朋友,也是他最早提出,做一张专辑吧。我说,太好了。因为作为作曲家,虽然我可以弹奏自己的音乐,但别人演奏是非常有趣的,他会把他自己的东西带进来。

专辑里还有一个很特殊的演奏家,张司滢,现在16岁,她演奏的是主打曲《窗外》,这个曲子就是为她写的,那时她才11岁。我的难题是要写出童趣,同时必须展示一个能力非常强的演奏家的水准。专辑是去年录的音,她15岁。上午10点钟她来到中唱录音棚,我让她活动一下然后坐上去,结果一遍就成,一个音都没有错,完美!我说,可以了,但她坚持弹了四遍,每一遍都非常好,我们最后选了其中一版,一点剪辑都没有,这小孩太厉害了。

还有一个幸运是这张专辑的封面,我认为是迄今为止中国最好看的专辑,非常漂亮的素描,来自何老师的友情提供,为专辑增色很多。

何多苓(以下简称何):高平问我,有没有一幅作品是关于窗外的?我想起几年前的一幅素描写生,从我的工作室内看出去,外边有一些植物,我翻出来,特别适合,我还画了窗框,正好作为CD封面的框架,最后设计出来,是比较特殊的封面。

我很喜欢高平的音乐,我的作品有幸做他的封面,这样的合作很少有。封底是高平肖像,在我的花园里弹琴,我也非常满意。

我是资深的古典音乐爱好者,的确听了很多古典音乐,“喜欢”两字都不足以形容,也很想进入它,想从技术上进入它。我认为音乐、绘画、建筑三大艺术门类,门槛最高的是音乐,不是4岁开始学琴的话,不可能成为钢琴家,而画画的话,五六十岁七八十岁,都可以进入,而且可以画得很好,门槛最低。

音乐我是很浅地去尝试了,可以说是无边无际的东西,深入程度是没底的。从一个音乐爱好者立场来说,音乐是人类最伟大的创造,绘画可以照着真实的事物来描摹,是有来源的,而音乐是把宇宙的音响加以重新组合之后产生一种新的东西。

艺术之间奇妙的通感

高:其实人和音乐生下来就在一起了,心跳的节奏就是音乐。音乐节奏是非常重要的,节奏是第一,超出了其他,如果没有节奏,旋律是没有意义的,一般想到旋律就是几个音符关系。贝多芬的第五交响乐真正的魅力在哪里?在节奏,不是音符。音符很简单,要加上各种各样的节奏,旋律因为节奏受精才变活。这种音乐在我们身体里,生下来就有,很多人喜欢蹦迪,不知道是不是和这个有关系。

继续说说我的专辑。专辑大概7首钢琴作品,有的是多乐章的,加起来十几首,70多分钟,这部分作品记录了我创作的一个阶段。1999年的《遥远的声音》,是第一次我找到了自己的声音,自己的语言。这对艺术家来说非常重要。之前,试这试那,有受别人影响、模仿别人的痕迹。所以我把这首曲子作为我正式创作的第一首作品,它是我创作的分水岭。

还有一些,体现了我其他的兴趣,比如说绘画。我是非常视觉的一个人,从小就喜欢画画,何老师说音乐是他一生的痛,他这么喜欢音乐,结果没搞音乐。而绘画,是我的痛。绘画视觉对我的音乐影响很大。音乐和其他艺术一样,有一个东西叫通感,不光用耳朵听,进耳朵的只是声音,其他感受也被唤起,比如说回味,音乐像香水一样,可以闻到气味,或者看见,有意象。我的专辑里有很多跟意象有关系的元素,比如《秋池》,为盛原写的,他约我的作品,灵感肯定是来自“巴山夜雨涨秋池”,至于听众是不是听到这个意象,已经不重要了,他们可以发挥自己的想象。

音乐妙就妙在抽象的部分,你怎么想都可以,还可以有各种的感受,比如颜色,法国作曲家梅西安甚至能直接感觉到一个音符、和弦是橙色还是蓝色。我虽然不像他,但也能从音乐中看到千变万化的画面。

何:不同的艺术之间的确是相通的,比如我带学生写生,看到一片树林,让他们仔细观察,枝干与枝干间的生长不是都紧挨在一起,一定距离不同,一棵树的枝干生长,一定有自己的节奏和旋律,这种树与树的自然法则是自然界的节奏,没有节奏的绘画与音乐都是不可取的。绘画一定要讲节奏,一个图案、一条线,都是音与音之间长短组合的关系,这是艺术最奇妙的地方。我们都是用各自专业的语言在说话,够专业够好,一定能达到通感。我常常坐下来几小时谱曲,看着乐谱听音乐,太享受了,从乐谱中可以直接看出一种视觉的东西,视觉上好看,弹出来一定好听。

下一篇4
 
 

Copyright 成都日报数字报刊
所有内容为成都日报社版权所有.未经授权不得复制转载或建立镜像
蜀ICP备 06017192号-2